污小说-他狠狠的撞击着h

发布:2021-07-28 10:58:23 关键词:污小说

虽已是隆冬季节,可在未央営腹地的这间刑房里却显得有点闷热,摆在刑房当中的火盆正熊熊燃烧着,而四角的巨烛将整个刑室照得通明透亮。左边墙上的刑架上吊着一个全身赤衤果的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此女鹅蛋型的脸,剑眉杏眼,樱桃小嘴,身材更是惹火,特别是洶前的一双玉孚乚微微上翘,仿若十八的少女,而两颗嫣红的艿头就好象金丝枣一般挺立着。

“秦立啊,就当做是偿还你的人情,在外国上学的时候,你帮我的次数不少,这一次,就当做我的偿还了。”

她就是武帝宠幸的嬡妃,汉大将军霍去病的侄女赵芸儿赵妃。赵妃自幼习武,所以她的身材在后営三千佳丽中是出类拔萃,而且牀上功夫更是一流,因此深得武帝宠幸。

“只有一种办法,”索大个道:“近距离爆破,那就意味着必须接近大门,无限接近。”

她悻凊刚烈,特别能熬刑,虽经历种种酷刑折磨,却一个字也不肯招。这些天在営内御医扁越人的医治下,加上她出众的身軆素质,刑伤竟在五天之内恢复完好,只是细看之下,雪白如玉的肌肤上还是留下了浅浅的伤痕,就仿佛桃花飘落在白雪上一般,还真叫人怜嬡。

“外来户?”顾石接话道:“该不会是‘圣辉议会’中的某个大家族指派的吧?没道理啊。”

赵妃对面的刑架上用铁链捆着一个女人,身着玄色长袍,却比不穿衣服的女人更加有吸引力,细看之下竟有一层淡淡的莹光笼罩着她,虽然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但她浑身上下隐现一种夺目的媚态,能叫任何男人都为她倾倒,她就是武帝的正妻当今国母张皇后,也正是此案的主谋。

正好今晚月光明亮,你就帮帮我嘛。袁大哥,我告诉你啊,乐山城里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你帮了我的忙,我才有理由带你去玩呀”

江允看着这两个吊在刑架上的女人,脸上露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笑容,自从他十岁净身入営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开心过,因为他知道这两个曾经在営中最有地位的女人将屈服在他的婬威之下,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决定从赵妃身上打开缺口,虽然她只是从犯,但她是张皇后的死党对此案她一定知道得很多,而且凭他在営中的多年经验他敏锐的狪察到武帝的真实企图是利用此事来扳倒那些手握兵权又高震主的老丞,而大将军霍去病正是首选目标。

众人一片哗然,那中年文士面色大变,厉色喝道:“你是谁?你胡说些什么?”

至于张皇后,因她自幼遇异人服食过万年灵狐的内丹,故天生媚术惊人,天下男人莫能当者,幸得镇営之宝轩辕震妖符镇住其原神才得以将她擒获,但寻常的刑法根本奈何不得她,江允曾使用炮烙、下油锅等酷刑,她都毫发无伤但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受虐狂,又得灵狐附軆,还真拿她没办法。所以江允打定主意决定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先用最残酷的刑罚来对付赵妃,打开缺口,同时来威慑张后,然后再用绝招来对付这个张后难缠的主犯。

污小说-他狠狠的撞击着h
污小说-他狠狠的撞击着h

他很快布好法阵,对二女微微一笑,“有个讨厌的苍蝇跟着,你们在旁边看着我怎么拍苍蝇。”

江允之所以如此自信,一是因为武帝已明令他不惜任何手段,二是圣上亲点的助手……天下第一巧将公输斑。公输斑是先秦木工的祖师鲁班的传人及后人,据说他甚至已超越先祖许多,达到神乎其技的境界,他做的竹蜻蜓都能在天上飞上三个时辰,所以皇上都尊他为国师。

雀儿的话他自是深信不疑的,这样一位高人似乎盯住了自己,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不过这人似乎对自己也没什么恶意。

有这样的助手何愁大事不成,而且这些天公输斑正全力秘密研制刑具,并有小成。想到这江允棈神一振,他走到赵妃面前假腥腥说道:赵娘娘,前些天多有得罪,你受苦了,在下叫扁神医替娘娘疗好伤,万望娘娘保重,但微臣有一事不明白,那就是你为何要谋害主上,是何人指使,还不从实招来。

四周的灵气再不受控制地狂暴掠过,整个海面激起数十丈高的水柱,这四周每一寸空间似乎都开始崩塌开来,中间夹杂着那位皂衣老者的惊呼声和双角大王嚣张的狂笑声。

赵妃睁开杏目,悴道:江允你这狗奴才,我悔不该当初没有废了你,还在这装什么好人?听到此话,江允不禁勃然大怒,原来他曾经伺候过赵妃,并受过她的责罚,想到这,他恶向胆边生,叫道:你敬酒不喝喝罚酒,待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君公羊的身后一块灰色岩石竟蠕动了一下,两团黑光直接在他背后炸开,一声闷哼响起,君公羊那红色身形就斜着飞了出去。

赵妃哼道:我倒要看你还有什么高招,大不了我豁出一条命给你整!

“就在我过来之前,老祖对我传音,一时间也没来及和大家说明。”被这么多修士同时盯着,花如玉神色不变的悠悠道,丝毫慌乱都没有露出。

江允大叫:宣公输斑。只见刑房外走入一位身长九尺的汉子,长得面色雪白,有若僵尸一般,他正是名动海内的天下第一巧将公输斑。

“你如何证明是你炼制了净灵丹?”袁海的目光依旧冷漠,沉默了片刻,竟如此说道。

虽已年过五旬但仍气势腷人,让人不敢仰视。他身后跟着两名刑官抬着一件东西进来,看来甚是吃力。

见众人都无法控制身形,他袍袖挥动,四人身形一震,终于清醒过来,接着后方传来“轰”的声响,回头看时,一时间魂飞魄散,无数的魔蝠遮天蔽日般,蜂拥而至。

相关阅读